快捷搜索:

北京新机场启用在即 北上广“大三角”航线拟再度放开

  导读

  北上广之间的航线已多年“封闭”,而预计于贰零壹玖年投入运行的北京新机场,为航空公司再度开发这一黄金“大三角”航线提供了机会。不过,在新的市场机遇下,中小航司优势有限,大型枢纽航司对优质市场的垄断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终于,国内最赚钱的几条航线要再次向市场放开了。

  贰壹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近期,民航局运输司向航空公司下发的《中国民航国内航线航班评审规则》(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指出,只要满足在北京、上海、广州任意一城的通航点达到一定数量且“五率”排名靠前,航司便可以运营相关北上广互飞航线。

  这意味着北上广“大三角”航线基本放开,尽管它们全部位列由民航局管理的核准航线,而非评审更加宽松的登记航线,但放开增量市场、规则相对透明已为“开放”提供了注脚。

  这与民航局近几次发文有着一脉相承的思路。今年叁月出台的航班时刻分配方法,明确了优先权排序以及具体的配置细则,提高了时刻分配的透明度和可操作性;伍月出台的国际航权配置办法,也为申请远程航线的新增承运人制定了细化的评分规则,完成了由定性管理向定量管理的重要转变。

  不过民航业内人士分析,此次放开主要是为了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是在建的北京另一大国际航空枢纽,预计贰零壹玖年投入运行,按照初期规划,届时东方航空(陆零零壹壹伍.SH)、南方航空(陆零零零贰玖.SH)等天合联盟成员将进驻,而中国国航(陆零壹壹壹壹.SH)将继续作为主基地航司“留守”首都机场(即“老机场”)。

  结合此次出台的国内航权分配规则与航班时刻分配方法,北上广航班将大概率为航空公司开出一条“口子”,未来将可见到更多航司进入这些黄金航线;但同时,东航、南航作为新机场主基地航司的地位不变,它们在大量关键航线上仍将享有控制权。

  北上广航线将“破冰”

  根据意见稿,运营北上广三角之间的航线需要满足的条件大致有两个:一是在航线两端任一点的通航点数达到贰零个(含)以上,且“五率”积分排名在行业前伍零%以上。

  “五率”是指事故征候万时率、航班正常率、定期航班执行率、旅客投诉率、政府基金缴纳率,其中航班正常率和定期航班执行率权重较大,各占零.叁,事故征候万时率和基金缴纳率各占零.壹伍。

  捌月柒日下午,春秋航空(陆零壹零贰壹.SH)新闻发言人张武安在接受贰壹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要求很多航司都能具备,不算很难达到,从标准考核因素上看,航点控制有助于进一步打造航空枢纽,而“五率”的积分要求其实一直都有,以保持航线运营质量。

  从“前伍零%”的指标看,该要求的确不算太高。截至贰零壹柒年底,我国共有运输航空公司伍捌家,除去全货运的捌家,仍有大批航司有望进入北上广之间的航线。

  由于机场吞吐量趋于饱和等原因,这三个城市之间的航线已多年“封闭”。可以考证到,贰零零捌年的一项国内航线经营评审规则明确表示,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大三角航线,“原则上不增加班次和新公司进入”,亦不安排任何经停和串飞航班,并严格控制加班(含包机)飞行。

  此后多年,尽管有春秋航空开通京沪航线的“破例”,但整体而言上述航班鲜少有增量。最近一次,去年玖月发布的“以容量换正点”政策更是严格指明,叁个城市间对飞航线不增加新的承运人。

  据悉,这次放开的直接原因是北京新机场即将启用。该机场是备受瞩目的民用机场工程,按照规划,它将建成大型国际航空枢纽、京津冀区域综合交通枢纽,未来还将发挥在 “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中的支撑作用,它为北京带来的巨大航线资源增量也直接促进了国内航权的重新分配。

  一位曾经从事航线编排的民航业内人士对贰壹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内航线评审规则(就是国内航权侦测)每个航季都会出的,但这是我从业以来第一次看到征求意见稿。”

  事实上,意见稿不仅放开了“大三角”之间的航线,在其他方面也有诸多突破。上述人士表示,之前申请新航线、已有航线申请增加航权量,都规定每周最多运营壹肆班(即一天一班),但新规将该限制取消了。

  另外,意见稿还放宽了北上广新开支线航线的规定。“以前北上广不能新增到支线机场的不经停航线,现在也可以了。”上述人士指出。根据意见稿,三大城市机场中,某公司在该城市通航点数达到壹伍个 (含)以上的,可新开直达该城市的支线航线。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北京新机场启用在即 北上广“大三角”航线拟再度放开
  • 小日子活动 | 吃一颗糖渍秋栗,栗粒皆美味
  •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北京破产法庭揭牌成立
  • 吴秀波陈昱霖出轨风波再起?王思聪为何帮一个陈昱霖
  • 白人男子闯纽约中餐馆 铁锤攻击三名华裔致一重伤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